到湖畔吃飯是念恩的主意。
雖然不像夏天的繁茂,可樹枝依然帶著點點青綠。
松鼠在樹梢跳來跳去,有時甚至大膽跳到沙地上聞聞嗅嗅。
踏過拱橋,四方環水的湖心亭像是不繫之舟一般。

等我找到自己的便當,慢吞吞的踱出鏡廳,
一小群人已經在湖心聊得很開心。
正想過去湊熱鬧,一眼卻瞥見婉慧一個人待在石桌旁嗑他的便當。

「咦,妳一個人吃飯唷~」
「恩啊...」
「沒找人陪妳唷?」
「跟大家都不是很熟壓...」
婉慧怎麼這麼害羞壓~這樣似乎不太好壓。
陪她坐在湖畔石桌聊了會天,一回頭,發現湖心亭那兒似乎是越來越熱鬧...

「嘿~我們去找大家吧~」
「ㄇ~可是我便當都要吃完了耶......」
「沒關係啦,走吧~」

婉慧拗不過我,只得跟我去湖心找大家。
念恩,家禛,皇伶,kt早就玩開啦!我們兩個的加入似乎又帶來新的話題~
「我們也有認識叫『ㄨㄢˇ ㄏㄨㄟˋ』的人耶,我們都叫他party唷~」
不久,婉慧已經在跟eleven說話了,看來沒我想的那麼自閉嘛^^

因為是在湖邊,對話不知道怎麼搞的,很自然而然就扯到丟湖XD
我一直處心積慮要把皇伶弄下水
(原因不明,反正就是想丟她XD)
找了各種無聊的遊戲跟理由,最後總算讓我想到了~「猜名字」~

果然,皇伶不知道kt的名字~~

因為就連我們都很少叫她的本名壓,知道kt姓名的應該沒幾個吧,呵呵
當然,最後是沒丟啦,不過造成的反效果,
似乎就是懷筑方面很希望趁我到台北時整我.....

「ㄟㄟ,等我一下,我去拿個東西唷~」
.人越來越多,我突然想到我一整袋的kiwi bird跟綿羊夾子。
遠從八千公里飄洋過海,特別準備的呢,不如現在分了吧~
這些毛茸茸的小夾子,之後就被大家夾在胸前當成裝飾品。



而皇伶這個戴法......我想應該是本次寒訓的最大笑點吧XD


*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

等到大家想到回鏡廳練箏,已經是下午兩點快三點的事了。
而傳說中的強者宇萱(ys)也到新竹加入了大家。

第一次遇到宇萱,是在十月國慶假期,一起去中壢聽音樂會。
那一次是念恩找的,一起去的還有怡蓁跟宜彬。
算是我跟懷筑頭一回的第三類接觸吧~
老實說,當時我完全不知道眼前這個
個子小小,皮膚白白,臉頰酒窩,不說話的女生,居然是身懷絕技的高手XD
(ㄟ,我有眼不識泰山~)

是在不經意之下隨口問到:
「宜,學姐妳學多久壓?」
「喔,大概十年多吧...」
(喔賣尬,我大驚!)
「那那...學姐在彈什麼曲子咧?」
「恩,西域隨想...」
(ㄜ,再度大驚)

然後然後,我就很用力的崇拜眼前這位高人~~~(功課跟古箏都比我好多了XD)
對囉~這次寒訓的幕後推手也是宇萱~~
可惜前一天感冒了,所以直到這會兒才來新竹。

松鶴箏有了新主人。
雁柱移調,面版上還殘留著歲月的痕跡,湖畔的風沙。
轉眼,似乎蒙上一層瀚海風光。
誰的手拂過弦?
這台號稱社上排名前三的古箏,
飄出的是一串滾動黃沙裡的駝鈴......


全站熱搜

mod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