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大概算是這幾天比較「正常」的練習時間吧
大家各自埋頭與自己的曲子奮戰。
而非常混的我就練一下,跑開一下,在古箏之間晃來晃去。

柏易在後邊很努力的拼瑤族舞曲
(我們的新生,除了政宏學弟,還沒人這麼拼命的)
我把兩隻抱在一起的綿羊夾子拿給他
「哪~這個一隻給妳,一隻妳就拿給冠貴囉~」
柏易笑得有點尷尬,
有種小小調皮一下的快感從心裡飛出來。
唉,似乎社長越當越腦殘了QQ

冠貴,芳嫕跟尹禛他們在鏡廳外邊練合奏。
冠貴的名字實在太好記了,因為跟某個廠牌的倒過來很像,
不過有人(忘記是誰了)特別叮嚀我不可以拿這個開玩笑,否則會死無全屍...
所以每次看到她,我都要很用力的想一遍名字再叫,
免得被揍...(而且柏易一定也會一起來揍我)

尹禛的「ㄎㄎ」讓人印象深刻。
「ㄎㄎ男」是也~(ㄉㄟ阿哩嘛斯)
其實ㄎㄎ也不是什麼壞事,就是一個語助詞罷了。而且尹禛也不是創始人。
但是出自他口中的「ㄎㄎ」,
配上他的長頭髮,黑框眼鏡,跟帶點詭異上揚的嘴角,
聽起來就是特別的痞,特別的機車,特別的讓人想開扁...(我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詞了...)
造成的副作用,就是當我聽到宇萱講「ㄎㄎ」時,
狠狠的嚇了一大跳。
一時還以為尹禛上身之類的XD。
(不過據研究顯示,YS講ㄎㄎ的歷史可比尹禛久的多啦)

這邊要來一張ㄎㄎ男的玉照~(中間坐著的)


怡蓁在一練狂練他的櫻花sakura。
韻如跟皇伶也在合奏茉莉芬芳。
第一次聽到鋼琴古箏合奏的版本,其實...還蠻好聽的嘛~
偷偷問皇伶:

「喂喂,那個快指的部分,是不是有鋼琴幫忙啊?」
「當然沒有啦,妳真是想太多了...」

聽了一遍合奏,果然,該練的快指還是逃不了。
我本來以為有鋼琴就可以混過去說XD

念恩跟琇蘭坐在鏡廳前邊。
練的是幾乎所有新生都會迷上的曲子。
念恩學長在雲深處彈彝族舞曲。雲深是念恩寶貝的古箏。
綿羊夾子很巧的變成夾住譜的好幫手^^



琇蘭是烏蘇里船歌。
昨天他就已經請怡蓁示範進快版的部分。
本來我以為那邊我很熟,偷偷彈了一下,才發現...原來我都是寫意派,亂彈的XD

鏡廳前門正對著湖畔。
到了下午,漸漸的就有「遊客」跑來看我們彈古箏。
更猛一點的,乾脆拿手機起來拍。
感覺有點像觀賞稀有動物之類的。
這是我跑去搶了kt的古箏後的情形...



下次我應該在門口拉一條「立入禁止」的黃布條
然後派人收門票賺外快,標題就是「會彈古箏的靈長類」XD

那個長得很好玩的鬼臉包包是家禛的。
老實說,我還真沒注意到她跑去哪裡咧~
只有一張照片有拍到她,是在看芳嫕愉婷他們練合奏。



不過還有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的->婉慧。
(她躲在後面練青梅竹馬)
唯一證明她有來寒訓的是錄影帶閃過的幾秒鐘...

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快五點的時候,天色慢慢暗了下來,我突然想到計畫表...

「ㄟ~現在好像是要帶大家逛校園說...」

雖然練了沒很久,但是就如先前所言
「玩樂至上,交朋友次之,練箏是順便」
我還是把柏易,ㄚ男跟皇伶找來....

全站熱搜

mod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